• <button id="bvqzz"><acronym id="bvqzz"></acronym></button>

    <li id="bvqzz"></li>

    <th id="bvqzz"><track id="bvqzz"><dl id="bvqzz"></dl></track></th>

  • <rp id="bvqzz"></rp>
    <dd id="bvqzz"></dd>

  • 行業新聞|公司動態|常見問答|公司常識|

    資深工程人現身說法!工地上,這5種材料千萬不能隨便加

    日期:2020-04-21瀏覽:Tags:公司常識


    建筑施工經常被吐槽“偷工減料”,其實也存在一些擅自“加料”的情況。當然,擅自“加料”一般也都不是什么好事,而是為了活兒更好干,或事兒更容易辦,其造成危害有時不亞于偷工減料。本文案例來自一位資歷頗深的工程人。近期,他在整理項目巡檢記錄時,梳理出了工地上幾種司空見慣卻不合規“加料”行為,在此分享給各位工程人,希望能讓大家少踩一點坑。


    一、無機防水涂料摻加彩色色漿


    某項目地下車庫,防水水材料選用業主方指定的“水性滲透結晶型無機防水涂料”。根據設計要求,地庫防水設計等級為一級,采用兩道防水層。因該防水涂料性狀呈無色無味的透明水樣狀態,這給過程驗收帶來一定難度。于是監理總監要求我們在施工第一道防水層時,在防水涂料中摻加藍色色漿;在第二道防水層施工時,摻加黑色色漿。這樣就可以把兩道防水施工工序區別開來。 這個辦法,確實解決了區分兩道防水層工序的問題。但對于防水層自身工程質量來說,卻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業主方指定的防水材料為“水性滲透結晶型無機防水涂料”[1],在工程中習慣用“永凝液”來代稱,因為這類產品,最早在1920年代由美國的永凝公司研發并應用于工程。永凝液的主要成分為硅酸納(Na2O·nSiO2),呈堿性,pH值約為11。永凝液的防水機理是:滲透后可與混凝土中的游離堿性物( Ca(OH) 2)發生硅化反應,從而產生穩定膠質枝蔓狀晶體,有效地堵塞混凝土內部的毛細孔,并與混凝土晶體牢固結成一體。這樣自然水分子滲透不進來,從而形成憎水效果,這就是所謂的“荷葉效應”[2]。


    我們再來看摻入的色漿。根據化工行業規范《建筑涂料用水性色漿》(HGT 3951-2007)可知,水性色漿的主要成分一般由水、粉狀顏料(含鉛、汞等重金屬)、有機溶劑、表面活性劑、保濕劑等組成。有機溶劑一般為苯、甲醛等,色漿酸堿度大致范圍在PH值8~10[3]。


    根據現行防水施工規范要求,當采用兩種防水材料進行復合防水施工時,要做“相容性”試驗[4]。我們知道,只有當兩種不同材料的化學結構以及材性相近時,才能做到材料相容。而永凝液和水性色漿兩種溶液,從它們的基本組成成分看,基本不具備相容性的基礎。所以是否具備“相容性”,這要通過專業實驗室進行適配分析才能確定?,F在這種簡單地直接摻和用于工程,實不可取。 另外,雖然這類滲透結晶型防水涂料,有著諸多“優點”,比如它對混凝土基層平整度要求不高,也不需要干燥,甚至可在潮濕的基層上面直接施工,施工完畢也不需要額外做保護層,確實很適合搶工期。


    但我從工程實踐情況看,還是建議審慎選用。?從材性上說,滲透結晶型防水涂料還是屬于“剛性”防水材料,單一用于剛性體的基層作為防水層,有悖于復合防水的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剛柔相濟。?并非所有階段都適用。比如當混凝土基層出現寬度在0.2㎜(不超過兩張A4紙厚度)以上的微裂縫時,必須要先修補[5],否則難以封閉縫隙。一般說來,地下室外墻在進行防水層施工時,地下室往往還沒有達到沉降穩定階段,許多微裂縫都還在發展期,使用滲透結晶型防水涂料施工就不適宜。?滲透結晶型防水涂料的滲透深度不能直觀測量,不利于過程質量控制。在防水材料有諸多選項的當下,完全可以選擇更成熟的產品去替代。


    二、聚氨酯防水涂料用香蕉水稀釋


    某次項目巡查,項目工程師跟我說他遇到了一個蹊蹺事兒。他本打算拿著涂膜測厚儀檢測一下地下室外墻聚氨酯涂膜的厚度,結果發現施工完畢四五天了,聚氨酯竟然還未成膜。于是我跟著他到現場踏勘,果真如此。刮涂后的單組分聚氨酯涂膜,四五天后觸摸還是有些粘手,基本無法成膜。再有,現場散發著一種刺鼻的氣味,跟聚氨酯涂料也很是不同。


    于是我們找來分包班組的帶班人問詢,結果他頗為淡定地說:我們只是勞務分包,材料是你們總包提供的啊。我們又從倉庫拿出一桶聚氨酯涂料,開封后發現,并沒有那么刺鼻的味道,而且聚氨酯涂料的狀態,也明顯比現場正在使用的涂料粘稠的多。事出反常必有妖。再找來防水帶班人問詢,幾個回合下來,他終于承認,為了干活方便,他們擅自向聚氨酯涂料中摻加了“香蕉水”進行稀釋。原因是聚氨酯涂料比較粘稠,刮板刮起來特別費勁兒,一天下來做不了多少?,F在通過添加香蕉水稀釋劑,一天下來完成的工作量能多出好幾倍。 香蕉水,主要成分是二甲苯,是一種無色透明易揮發的液體,有較濃的香蕉氣味,主要作為稀釋劑使用。酸堿性方面呈弱酸性。聚氨酯涂料擅自加入酸性溶劑,會導致聚氨酯涂料無法成膜,從而使防水層失效。后果非常嚴重,只能把原來的不合格涂膜全部鏟除,重新清理基層,做返工處理。 其實,當初項目部決定防水材料自供,防水工程只進行勞務分包,就是擔心專業分包出現偷工減料。這個事件中,勞務分包“減料”的動機不強烈,卻千方百計地“偷工”。這也提醒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能以包代管,一包了之。


    三、砂漿中摻加“砂漿王”


    出于成本考慮,部分尚未強制推行的商品砂漿的項目,仍然在使用自拌砂漿。這類工程,經常出現施工班組為了讓“好干活兒”,在拌制砂漿時往里面添加“砂漿王”的現象。


    “砂漿王”是這一類產品俗稱或者通稱,同類的還有石灰王、微末劑等等。其主要作用是改善砂漿的和易性、保水性,提高砌、抹效率。從現場作業人員反饋來信息看,砂漿添加過它之后,特別容易操作。砌筑時不用用力擠壓,即可讓砌體灰縫飽滿,粉刷更是大大提高了日工作量。這就像你本來是在用又硬又干的泥巴做泥人,現在給你換了兒童輕質彩泥,你會覺得捏起來既快又好。


    然而,硬幣都有兩面?!盎顑汉酶伞钡耐瑫r,也產生了明顯弊端。首先,目前砂漿王、石灰王、微沫劑等外加劑產品市場比較混亂。各種渠道采購來的產品,普遍無生產標準和明確的性能指標,更不用說諸如砌體型式檢驗報告等技術資料。其次,砂漿王的生產標準不明確,技術參數不統一,很難到專業機構進行試配,拿不到合規的配合比。由于沒有配合比,作業班組又自知是在違規添加,所以攪拌添加時動作都很隱蔽,多一點兒或者少一點兒,隨意性很強,砂漿材性很不穩定。


    這會導致砂漿強度達不到設計要求,砌體強度偏低,粉刷空鼓開裂嚴重等質量缺陷。影響使用功能,甚至危及工程的結構安全。這個問題必須要重視。我們日常檢查時,抽樣檢測是非常必要的一種管理手段,要保證砂漿試件取樣的真實性、隨機性和代表性。


    四、混凝土澆筑過程中二次加水


    混凝土澆筑過程中的二次加水,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之所以還拿出來說,是因為這種違規施工情況,近年來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混凝土澆筑過程中的二次加水,且不說危害性,單看國標中兩條強制性標準就不合規了:?《混凝土質量控制標準》(GB50164-2011)          6.1.2 混凝土拌合物在運輸和澆筑成型過程中嚴禁加水。 條文解釋:在生產施工過程中向混凝土拌合物中加水會嚴重影響混凝土力學性能、長期性能和耐久性能,對混凝土工程質量危害極大,必須嚴格禁止。?《混凝土結構工程施工規范》(GB50666-2011)


    8.1.4 混凝土運輸、輸送、澆筑過程中嚴禁加水;混凝土運輸、輸送、澆筑過程中散落的混凝土嚴禁用于結構澆筑。條文解釋:混凝土運輸、輸送、澆筑過程中加水會嚴重影響混凝土質量;運輸、輸送、澆筑過程中散落的混凝土,不能保證混凝土拌合物的工作性和質量。本條為強制性條文,應嚴格執行。 一項國家標準如此嚴格要求的內容,關系建筑結構安全的重要因素,卻在工程管理中被熟視無睹。頗為吊詭的是,本來預拌混凝土澆筑過程中的二次加水,對預拌混凝土企業商譽也是有著巨大威脅的。因為一旦出現質量問題,預拌混凝土企業會面臨舉證難而背鍋的問題。就是在這種狀況下,許多預拌混凝土廠家還是不遺余力地幫著施工企業,在混凝土取樣試件上作假。 當然,現場也存在一些因意外情況不得不二次加水的情況。比如夏季高溫或者長距離運輸造成的失水,導致混凝土“流動性不佳”影響澆筑。這種情況建議按下幾個原則處理:?將混凝土退回攪拌站,由攪拌站按照配合比要求進行處理。? 如果施工實際情況讓退回攪拌站不可行,那現場處理要慎之又慎。加水必須經過施工員和攪拌站技術人員的指導。且加水后,混凝土罐車要高速攪拌幾分鐘,讓水分均勻,避免出現“水囊”。?也可經過施工員和攪拌站技術人員同意,添加減水劑或者泵送劑等方法來保證混凝土的可泵性。 因此,要杜絕任由作業人員不分青紅皂白,只要出現泵送困難,一概隨意加水的現象。我也曾在一些資料中看到,一些業內專家提出,解決這個問題,可以學習日本,大力發展自密實混凝土,并以此推動產業升級[6]。這當然是個更好的愿景,只是涉及整個產業鏈的許多環節,實現起來恐怕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五、后澆帶使用補償收縮混凝土外加劑


    后澆帶是工程中經常遇到的一種工藝處理方式。常用的施工規范中,至少有四到五種規范,都對后澆帶部位的處理作出了專項規定。我梳理了一下,它們的要求大致相同:在兩側混凝土澆筑完畢一定時間后,再進行后澆帶處混凝土的填充澆筑。對于填充混凝土,強度等級應提高一級,并要求使用補償收縮混凝土。有些項目,在結構設計說明中則更具體,直接明確了膨脹外加劑類型。從我接觸過的工程來看見,選用UEA或HEA比較普遍。 事實上,我此前上海幾個深基坑項目進行專家論證時,與會專家們對待這類膨脹劑的添加,態度都極為謹慎。他們給出的意見多是:最好不要加。給出的理由只有一個:你們用不好。背后原理如下:UEA類的外加劑,構成成分中都含有鈣礬石,而鈣礬石與水反應式為:C4A3S+2CaSO4·2H2O +34H2O →C3A +3CaSO4·32H2O+2Al2O3·3H2O[7]即在反應過程中,是需要大量的水的。這就要求后澆帶澆筑后,一定要“水養”7~14d,才能保障補償收縮混凝土發揮其性能。但從施工現場的普遍情況看,很難做到這一點。一旦后期水養護不到位,極易造成開裂和滲漏,效果適得其反。 另外,膨脹劑的摻量,結構設計都只是籠統地給了8~12%這樣一個區間。具體到什么部位,哪些構件對應的摻量是多少,都無法明確。但即便給了不同部位不同摻量,澆筑過程中做到一一精準對位,也是很難實現。 總之,千萬不能迷信于外加劑的功效。一個合格的混凝土工程,材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其他諸如混凝土的運輸、澆筑、振搗、收面、養護等環節,也都至關重要。著名的工程結構專家,也是“跳倉法”工法發明人王鐵夢教授,經過大量工程實踐,對于混凝土工程質量保證措施,概況了八個字:普通混凝土好好打。頗有大道至簡的味道。


    小結以上五個案例,對工程人來說都不會陌生。一些原本反常的事情,似乎已經變成常態。作為從業人員,還是應該多想一下,從來如此,便是正確的嗎?一個狼奔豕突中野蠻生長的行業,裹挾其中的個體或許能左右的事情很少。正因為如此,越要珍惜每一次可以嘗試改變的機會。每一次嘗試,都讓我們距離解決問題更近一點兒。


    上一篇:業主開放日的計劃安排下一篇:沒有了

    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_男男同志gv高清在线观看_欧美性性性性性色大片免费的_中文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
  • <button id="bvqzz"><acronym id="bvqzz"></acronym></button>

    <li id="bvqzz"></li>

    <th id="bvqzz"><track id="bvqzz"><dl id="bvqzz"></dl></track></th>

  • <rp id="bvqzz"></rp>
    <dd id="bvqzz"></dd>